当前位置: 战歌网 > 程序帮助 >

神游入梦应声虫,星辰破碎精气逸

时间:2012-06-04 20:57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太一出了大殿,眼前熟悉的景物突然一变,天宫的地面墙壁上铺满了白森森的白骨尖刺,每一根白骨都如同活物一般在蠕动,发出深寒的玄冥煞气,白蒙蒙一片气浪翻涌,

太一出了大殿,眼前熟悉的景物突然一变,天宫的地面墙壁上铺满了白森森的白骨尖刺,每一根白骨都如同活物一般在蠕动,发出深寒的玄冥煞气,白蒙蒙一片气浪翻涌,一股亘古未有的凶煞之气直冲三十三天外,便是混沌也翻腾不休。那无量的白骨见到太一出现,立刻哗啦啦爆起,白骨拢聚,瞬间就成了一个个高有丈六,手如钢钩,红睛白发,獠牙迸出的白骨魔神,个个凶狠之至,唧唧怪笑着,铺天盖地的向着太一抓去,魔神之中,夹杂着亿万白骨箭,密集如雨,疾如电光。  
“小小手段,岂能奈何得了我。”太一厉笑一声,连混沌钟都不祭起,手一震,飞出一点星光,就听一声霹雳巨震,星光即刻爆开,分化成无数黄绿火星,与白骨魔神一碰撞,一连串漫天暴响,就见玄冥煞气,白骨箭都化为虚无,天宫那玉制的墙壁地面又显露出来,只是坑坑洼洼的,彷佛被酸气腐蚀过一样。这是东皇太一的密法,妖皇雷,威力绝对不在三清神雷之下,也就比能开天辟地的混沌都天神雷逊色半分而已,玄冥煞气所化的白骨魔神虽然坚硬无比,却非金刚不坏,被妖皇雷一炸,就都成了齑粉。“好手段,不愧是妖族之皇,只是胆子小了一点,没有顶天立地的气概,如何能坐稳天庭宝座。”声音刚响起,轰隆几声巨响,天宫晃动了一下,东皇定神一看,九位祖巫身高百丈,已经上了第三十三层天宫。  
隐隐围着东皇太一,嘿嘿冷笑着,煞气滚滚,聚成黑云笼罩在天宫之上。东皇抽空一看,只见虚空密密麻麻尽是巫人在咆哮,把环绕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外的轻灵之气都扯碎,光辉消失。星辰球体便裸露出来,上面也有山川河流,城市宫殿,驻扎着亿万天兵天将,巫人落到星辰上。便开始攻城略地,滚杀在一起,天雷地火,爆炸时起,就见星辰地面处处龟裂。冲起股股喷泉,如银柱一般,都有十余丈高下。热雾蒸腾,晶光幻彩,倏地往下一落,喷珠洒雪般分散开去,却化为团团清气四逸,杀戮不过片刻,那些星辰表面就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东皇从天宫上看过去,只见星辰竟然如同泄气的气球一般。在慢慢的缩小,心中着急,要知道天地开辟之初,浊气下沉成洪荒地面,清气上升为天界。充斥在虚空之中,却混乱成一团。甚至有被混沌吞噬的迹象,太一当时心中一动,就见混沌深处飞出一道鸿蒙紫气,在虚空掠过,顿时清气聚拢成三百六十五团气旋,鸿钧道祖见此,将那道鸿蒙紫气抓下,结合剩下的一点玄黄气,在混沌中炼成一口混沌钟,赐予太一,让太一去把那些气旋镇压封印,太一辛苦了五  
千年,才把气旋都封印为星辰,这才坐稳了天庭。那星辰表面地泥土都是封印实化而成的,坚硬如精钢,抵抗天地的罡风雷火还没问题,却又如何能够承受的了大巫妖神的无边力道,眼看星辰就要破裂,虚空百万神龙反复运载,将巫人送上星辰,竟然无穷无尽,东皇再看洪荒世界,只见一片混沌气流在上升,定神再看,混沌气流之下,是无量的浊气,因为天星光华照射不下去,地面浊气又失去了平衡,都如同星辰一般在融化,返源归本,各化为清浊之气,若是浊气冲上天界,同时星辰又爆裂,清气四逸,届时清浊合一,便是混沌化生,天地合拢的结局,东皇一身功德因果,尽在这天地中结成,此时还未成圣,如果天地重合,他就永远还不了因果,便是天地再开,也已经不是这个天地,太一将再也没有成圣地可能,最终依然要化为恢恢,如何能不着急?“太一慢走,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不可坏了规矩.##小说网.”东皇正要行动,九位祖巫就围了过来,将身一摇,都天魔火铺天盖地的罩了过来。“怕你等不成。”东皇怒道,却不敢怠慢,叱喝一声,将修炼一生的神通光辉施展开,洒出一片晶莹的星辰天光,抵住都天魔火的蔓延。见都天魔火无功,玄冥大喝一声,手往地面一指,喀嚓喀嚓,地面出现几百道裂痕,一只只白骨魔神跳了出来,都是多头多臂,嘎嘎怪叫着,似笑似哭,向着东皇涌去,东皇连忙震动星辰天光,裹住白骨魔神一抖,呼啦拉乱响,魔神就化为白骨散落,那白骨上都裹着一层晶莹地光泽,便聚拢不起来。“玄冥白骨神通,不过如此。”东皇嗤笑着,抬脚就要从玄冥的方向突破。“慢来,看清楚。”玄冥大怒,叱喝一声,将身一旋,化为一只巨大骨兽,咆哮一声,一股肉眼可见的波动一圈圈荡漾开来,罩在战场上,地上的白骨猛地一挣,发出玻璃破碎般的刺耳声响,裹在白骨上地星辰天光顿时粉碎,白骨立刻重新聚成一只只白骨魔神,带着凶厉杀气团团杀向东皇。“同样的手段,岂能对付我?”东皇大笑,又洒出一片星辰天光,到了白骨魔神身边,却见白骨魔神咆哮一声,冲出一股玄冥煞气,裹在自身白骨上,那星辰天光就无法近身。东皇大吃一惊,连忙打出一蓬妖皇雷,一旁冷眼观看的奢比尸叫道:“太一技穷乎?神通无用,便用法力了。”  
张口喷出一股灰绿尸云,出口就化为十亩大小,尸云之中,跳下无数地僵尸夜叉厉鬼,发如乱草,眼中绿光乱闪,獠牙腐肉白骨,掺杂在白骨魔神之中,也唧唧怪叫着,向东皇杀去,那尸云却裹住妖皇雷,往上飞去,半途一声闷响。妖皇雷炸开,将天宫顶上削去一层,尸  
云破碎,垂落到四方去了。玄冥、奢比尸两位祖巫合力,东皇便支持不住,有些狼狈,连忙叱喝一声。顶上显了星辰云光,裹着一口大钟,转动一下,发出一声清越悠扬的钟声,彷佛还夹带着地水火风汹涌的声音。那无数的狠厉非常的白骨神魔僵尸夜叉厉鬼皆在这滚滚的钟声中化为齑粉,再也聚不起来。  
“太一,除了这混沌钟,你还有何手段敢与我等争持?”强良大笑一声,伸手一招。天宫顶上的煞云结成一只巨掌,落将下来,向着东皇就抓。掌心之中,滚动着无数黑色雷珠火球,巨掌未到,一股来自开天辟地的太古凶煞之气就罩住了整个空间,令人心神震慑,不由得生出了大祸临头地恐怖感觉。只是东皇顶上有混沌钟,巨掌就落不下来,压在钟顶。掌心中的雷珠火球一颗颗爆开,只震得钟声激扬,响动不停,钟下的东皇却无恙,便是雷火激起的雷爆罡风。也无法近身。  
“此乃老师所赐,钟即是我。我即是钟,有什么区别。听闻祖巫自称顶天立地,怎么如今也做口舌之争?”东皇有混沌钟在顶上,顿时轻松起来,也不理会顶上的巨掌,就站立不动,大神耻笑着。强良大怒,指挥巨掌翻转,从侧面向着东皇捏去,如同捏面团一样,玄冥见此,连忙发出白骨化为魔神,奢比尸也大吼一声,喷出一片尸云,跳出僵尸夜叉厉鬼,都滚滚杀向东皇。“以多欺少,好不要脸。”东皇大笑着,也不敢大意,头顶云光裹住地混沌钟立时急旋了起来,射出万道星斗剑气,将巨掌刺出万千窟窿,破了强良巫术,此时白骨魔神和尸鬼却已经到了身边,咆哮着向太一身上抓去,虽然抓不到东皇身体,毕竟被近身,东皇连忙敲响混沌钟,将祖巫法术都消去了,却已经逊色了一俦。“太一,你妖族法术毕竟比不得我这能开天辟地的都天神煞之术,高低已经分清楚了,服是不服?”强良大笑着说道。原来几人动手,此时不过是在试探各自手段,祖巫轮番用巫术攻击,东皇太一虽然依仗混沌钟立于不败之地,几次动手,都只是防御为主,最后又被祖巫法术近身,以法术论,却已经落了下风了。东皇太一本身,法力能与一个祖巫相比,顶上混沌钟在他手上,至少相当于三个祖巫合力,如今只有三个祖巫出手,就把太一逼成这样,因此法术上就分了高低。“即使如此,你等又能奈我何?”东皇大笑着,只把顶上混沌钟慢慢转动,钟声响得悠然,一副安之若素地样子。祖巫们都大怒,却也知道这是实情,蓐收不服,叫道:“待我来试试。”上前一步,叱喝一声,如金铁交击,众人顶上虚空出现一个巨大漩涡,虚空浮现无数金星,白点,却是天地五  
行中的庚、辛金气都被蓐收祖巫施展神通分离出来,都落在漩涡之中,聚成一条通天金柱,长有万丈,柱面就有一亩大,向着东皇撞了下来,只见天空一暗,彷佛天在坍塌一样,连虚空都凝固了起来。东皇大喝一声,将身一挣,浑身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炒豆子似的清响,顿时涨大为万丈高,将混沌钟摘了下来,拿在手中一晃,就有一座山大,双手抱着向着落下来的通天金柱撞去。咚!两者相撞,却没有分开,粘在一起,混沌钟震荡不已,钟声闷响连连,竟然没有断绝,钟声也不散开,而是聚集在东皇身外,形成一层层玄黄色的钟罩,一转眼便叠了千层,那通天金柱便慢慢被顶起来,与混沌钟分开了。“好本事。”苟芒赞叹道,一是赞混沌钟厉害,二是赞太一心思敏捷。蓐收将天地五行中地金气都聚拢起来,压向太一,如果太一此时依然将混沌钟顶在头上,虽然依然能够无恙,但却会被金柱牢牢钳制在下面,混沌钟固然是教上级灵宝,天地金气却也是源源不绝的涌来,太一又不是圣人,哪里能长时间顶起的?届时他想要打破僵局,就必须混沌钟离身,而混沌钟离身,即使是一刹那,众位祖巫都在一旁,虽说现在只是上开胃菜,见机会难得,也有极大的可能立刻动手,那太一生命就没了保障,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生死也就刹那之间的事情了。东皇在瞬间就想了个明白,因此将钟抱在手中,钟不离身,便可随机应变。蓐收反应也不慢,在通天金柱与混沌钟相撞时,一瞬间震生出了千万层力道,重重叠叠,力道相连,生生不息,于一发之间将混沌钟地玄黄气层层削散,直逼太一。危急之时,才见东皇机灵,在发觉的刹那,瞬间就把钟敲动千百次,将四散的玄黄气拢聚回来,罩在身外,依然能立于不败之地,其间神通运用之妙,便是祖巫这等禀战斗而生地盘古血脉,也不得不叹服。  
“也不欺你人多,就蓐收和我,接招。”苟芒赞罢,便上前一步,不见动作,蓐收之前化出的漩涡依然在盘旋着,一片幽暗如黑洞,此时却出现了点点青光,化为千万道青木气垂将下来,缠绕在通天金柱上,顿时起了玄妙的变化,竟然如树开花,柱面上开出一朵朵金属莲花,有黄白赤青黑五种颜色,花开便飘落,漫天飞舞,无声无息的旋转着,花瓣如利刃,就连虚空也被切割出一条条黑色细缝,与东皇身外的钟罩一碰,摩擦出一蓬蓬金星火光,发出了玻璃破碎般的刺耳声响,金花不断落下,钟罩就一层层破碎,速度极快。好东皇,心神丝毫不乱,一个变化,顿时缩小为丈六高,混沌钟也变为一口小钟,高空处的通天金柱呼啸着砸落下来,无数金花在柱子外飞旋,  
气势惊人,压得柱下的天地灵气都向外翻涌,卷起风暴,便是众位祖巫,也都稍微让开一段距离。东皇就在柱子底下,猛地将混沌钟向上一扔,涨为山大,钟面向上,一罩就把通天金柱和所有金花都罩了进去,钟声一震,天上地漩涡就被震散。混沌钟又缩小,落回东皇手中,东皇拿着摇动起来,钟内的二十四气,十二元辰星光旋转,将通天金柱震成了齑粉,往地上一倒,就见簇簇金粉落下,被风一吹,四处飘扬,金光点点,闪亮辉煌。“都天神煞之术,不过如此。”东皇大笑着。  
第四十五章神游入梦应声虫,星辰破碎精气逸祖巫大战东皇太一,身高千万丈,天摇地动,乃量劫之主角,世人瞩目,虚空之中见的分明。此时苍穹也到了虚空,开了鸿蒙紫气元神眼睛,看得心旷神怡,整个天宫都被都天神煞笼罩着,除非有准教主级别的实力,其余人等连接近都不能,更不是玩家所能插手的。“时机未到,还是先行离开的好。”  
苍穹心中有底,悄悄离开。此时虚空来往尽是巫族阵营的人马,有巫人,有神龙,有仙人,也有玩家,苍穹样貌平凡,混入人群之中,也无人认得出他就是贵族玩家恨之入骨的那个苍穹,只知此人是人族仙人,浑身元气彭湃,不可小觑。不提他人,苍穹一路径直往南中天而去,此时南中天只有二十八颗巨大星辰,分割四维,每维七颗星辰,分出金木水火土阴阳,结成封印阵势,东方青龙锁魂阵,西方白虎刃杀阵,南方朱雀焚灭阵,北方玄武黑杀阵,这四阵合一,又能结成四相绝杀阵,威力端的非凡。但如今星辰无光,虚空黯淡,来往尽是巫族阵营的人员,哪里见得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灵在虚空飞舞的?  
在高空俯视星辰表面,只见处处是战场,喊杀声震寰宇,魔气煞云翻滚,兵刃宝光爆射,不时炸去一朵朵蘑菇云,滚滚而上,裹着精纯的星辰元气,冲上虚空之中,与天地五行灵气一结合,顿时化为砂石铁屑玄冰黄尘等五行之属掉落回去。苍穹来到青龙星系外的虚空里,只见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颗巨大星辰圆球相隔虽然有亿万里,但任意一颗星辰晃动,便是全体蜿蜒如苍龙游动,气息相连始终为一体。极为玄妙。天地间的禁制,除混沌先天之外,皆会留下一处痕迹,东皇以混沌钟封印星辰,也一样留下痕迹,所以修建星辰天宫镇压,又有妖神守护。即可以守护星辰封印,同时又能打开一点封印缝隙,大量吸纳星辰元气,妖族正是依靠这一点才能与巫族对抗,星辰是东皇封印。妖族吸纳起星辰元气,也是理直气壮。不过苍穹自认没有本事去闯守卫最森严的星辰天宫,找到亢金龙星球,这星球守护者是龙族,苍穹刚落了下去。  

(责任编辑:战歌网总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